再论首恶:骂百度并不比骂莆田系及其他轻松
2016-05-03 19:09:53
  • 0
  • 13
  • 151
  • 0

再论首恶:骂百度并不比骂莆田系及其他轻松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新公号:moheizhibai723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关 于人性最大的恶这个问题,我以前也有不少文字探讨过,只是人们并没有在魏则西这个事件中如此关注这个问题。而今大家的情绪基本上集中在了百度上,有一些评 论人(收钱否?)为百度抱不平,认为百度只是提供了“免费”推广,武警医院及莆田系才是重点,另外这病是不是能治好本身也是个问题,又谈到了魏家人是病急 乱投医的心理,得出的结论是,百度相比起这些要软很多,所以大家在用“文革”式批判,对其进行全民审判,这很可怕。对于这些人让人感到奇葩的说法,我想我 们有必要再探讨一下首恶的问题,否则不足以让我们看明白他们的一丘之貉。

    新闻事件

    被媒体多次曝光的“百度推广,竞价排名”业务,这次又被魏则西死亡事件推到风口浪尖。百度前员工透露,医疗类推广占百度总收入的40%以上,而这些做医疗推广的大多数都是莆田系民营医院。

    “北 京普通一家莆田系医院,每天推广的费用都达数万元。”昨日,一位刚从百度离职的前员工透露,每天,医疗行业为百度贡献推广费用达数千万元,而医疗行业中莆 田系医院又占很大比重。如此庞大的利益背后,莆田系医院与百度之间共生共存。而新京报调查发现,很多被禁止推广的症状通过变换名称后被百度推广。所推广的 网页上也充斥着“根治”、“最好”等涉嫌违反《广告法》的字眼。

    事件评论

    在论述首恶之前,我们先看一个 案例,根据相关网站登录的报道,2011年,谷歌因为为非法在线药房做广告,向美国政府支付了高达5亿美元的罚金。早在2003年美国国会议员就主张通过 两项旨在对网上药物出售进行监管的法案,当时谷歌负责销售的副总裁桑德伯格表示这样做会为网站带来沉重的负担,并且拍胸脯表示谷歌已经聘请第三方机构来审 查网上药店,自身也进行了严格内部审查。美国政府此后一直希望抓住谷歌卖假药的把柄,并在2009年终于“阴谋得逞”。美帝国主义郑虎原来是这么“斗地 主”的?详情可搜索该新闻阅读。

    我们书归正传,先看看百度之恶,相关法律显示:“《广告法》第五十六条: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 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其广告经营者、广告发布者、广告代言人与广告主承担连带责任。”(百度被国人骂不冤吧?)那么百度算首恶吗?算 不得,上一篇我已经说了,它只是个丫鬟,可是丫鬟都能如此欺主,这才是最可怕的。

    那么第二恶是谁?根据相关法律显示:“《广告 法》第四十六条:发布医疗、药品、医疗器械、农药、兽药和保健食品广告,以及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应当进行审核的其他广告,应当在发布前由有关部门对广告内 容进行审查;未经审查,不得发布。”这里就该剑指广告所在省级卫生行政部门的不作为了吧?另外根据《广告法》工商行政管理部门该履行的广告管理责任估计都 收小费去了吧?

    第三恶,某武警医院外包科室这个怎么说?而且还是外包给了打着美帝国医疗高科技幌子的莆田骗子系?这中间的监管去 哪了?即便不管某武警医院与莆田系的地下黑暗交易,至少应该对这种疗法有所监管吧?相关卫生部门别躲了,重复丧失监管了都。至于部队主管部门,就不多说 了,势力大就是这么任性是吧?不过听说部队不受郑虎相关机构管辖,这是不是就是咱们的部队势力大的根源呢?我说这话都不硬气,背后凉飕飕的,能不这么吓人 吗?我们还有多少不受监管的领域?

    第四恶呢?先来看一个爆料。今天,有几份关于莆田系贿赂一些地市部队医院的审批表,第一份显示 了,西安451医院上至院长政委,下到各个科室的主任,2011年春节一次收受节礼就在30万至5万、两万不等,有名有姓有具体职务。第二份显示了,发生 在2012年春节南京某不对医院,同样是有名有姓有职务有具体数额,院长政委高达40万20万,其他人副院长和科室主任,也有5万或3万不等。这个爆料真 假还有待“和谐办”和其他入驻百度的有关部门们来辨别真假,不过已经够劲爆了。如果还不够劲爆的话,那还有更劲爆的。《新京报》5月3日发文称:“每天, 医疗行业为百度贡献推广费用达数千万元,而医疗行业中莆田系医院又占很大比重。”

    看了这四种恶,也许我们就理解了,在这个事件 中,无论是丫鬟百度,还是资本方莆田,也无论是武警医院,抑或相关的监管部门,这种种的恶夹杂混迹在一起,才是真正的首恶。于是有人说:“一个百度倒了, 千千万万个百度站起来。”这个话有点过了,在我看来,百度即便遇到了这么大的公愤,其“公信力”彻底丧失,但它依然会活着,因为这就是黑白颠倒的社会必然 存在的不正常,那么什么是首恶?

    这其实跟E租宝没什么区别,同样是P2P的模式,同样有央视身影的存在,同样有监管部门的缺失, 同样是民众在狂轰乱炸的宣传中所做出的选择,而前者只是散尽了家财,后者则是财尽家破人亡。那么首恶是道德败坏,社会沦落吗?不要拿人性来说事,不要拿资 本家心黑来说事,你需要看到的首恶是藏在最后面的怪物,这个怪物是你无法监督和参与的权力。当然,没有谁是无辜的,包括每一位国人,我们现在的悲痛,其实 是我们自己的无能所造就的,正如魏则西,他至少还可以有父母的支持下,坚持治疗到死亡的那天,即便被骗了,但至少还可以治疗,而大多数农村人或者收入薄弱 者们呢?大约只能在家等待死亡,像等待戈多那样,但多了一份来自于内心的恐惧。

    我们来看看首恶是怎样炼成的,造就互联网搜索垄断 就不说了,上篇探讨过了,那么我还能说些什么呢?那些躺在病床里无限期浪费纳税钱的老不死们?这些年来始终不愿意为普通公民承担起医疗大头的郑虎?听说莆 田系还垄断了寺庙,中国人现在拜寺庙的应该不比其医院看病的少吧?某评论人说:“在中国大多数旅游风景区中,90%的名刹古寺的经营权都落入了莆田人手 里!”我们再来看看首恶到底是什么?绝不仅仅是你能看到的恶,还有你看不到的恶,譬如莆田系可以轻易的拿你的愚昧去赚钱,在医疗和寺庙这两个领域。你能说 只是百度无耻,莆田系可憎,某些部队医院扯淡,相关监管部门卖红薯出身,还有那啥啥啥啥啥啥啥……这后面我说了就很多,你看不到不怪我。

    那么如何改变?百度的无耻竞价是否到了终结期?莆田系是否到了整治期?医疗腐败是否可以被遏制?你还拜不拜神?你是否看得起病?你知道血馒头这三个字,那你也必须要知道一件事,首先你是一个馒头,否则没有这三个字的诞生。

    骂 百度真的比骂某武警医院、相关监管部门以及“其他”更容易一些吗?骂百度真的是新“文革”吗?想多了好吧?刚开始开骂的几篇文章不是都进了“和谐办”?一 丘之貉而已,但你需要看清楚他们,也看清楚自己,这才能对得起魏则西的死,才能为我们的后代们努力营造一个不是虚假横行的社会。

    2016—5—3落笔于墨辩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