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慰安妇:家辱国耻莫以友邦惊诧放弃研究
2015-12-30 13:16:14
  • 0
  • 30
  • 258
  • 0

中国慰安妇:家辱国耻莫以友邦惊诧放弃研究
    撰文丨墨黑纸白
    微信公众号:moheizhibai726
    微信私人号:moheizhibai

    有 两个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脑海中,第一个问题,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反思侵华史的?或者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大量灌入仇日意识的?第二个问题,战败后的日本 和战败后的中国为何还有如此大的差距?我们与日本的根本差距在哪里?想要无论是经济还是“郑智”上想要追上日本我们还需要做哪些努力?在日本向韩国慰安妇 道歉的日子里,在日本正视侵华历史还遥遥无期的时代里,让我们先好好反思一下,我们如何做才能让这个小而强的国度不敢再有窥伺我中华之心。

    新闻事件

    近 日,日、韩两国政府达成协议,解决了困扰两国关系二十多年的“慰安妇”问题。日本政府首次承认在“慰安妇”问题上负有责任,同时向韩方发起的援助基金提供 10亿日元(约人民币5380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公开向受过伤害的韩国慰安妇表示道歉和反省。国内学者评价认为:安倍的道歉,“只不过是在国际社 会和盟主美国的压力下所采取的一种颇具功利色彩的应变举措”。这种评价,有意无意地忽视了20多年来,韩国在慰安妇问题上,所采取的种种值得中国借鉴的努 力。

    事件评论

    先解决第一个问题,根据相关史料,“从1949年到1992年之前,大陆民众并没有表现 出明显的“仇日”态度;不仅如此,当时大陆民众对日本相当友好。例如,以两国友好名义冠名的公共建筑,除了1950年代有过“中苏友好”命名之外,最著名 和显著的就是“中日友好”了,像北京的中日友好医院。而且,从1949年迄今,被官方命名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的外国友人中,比例最高的也是日本人。”

    关 于这种说法靠谱吗?我记得以前有个段子,香港回归的时候,有个记者问大陆的农民老大爷:“大爷,香港回归你有什么感想?”农民大爷说:“有啥感想?这回归 嘛是个种地,这不回归还是个种地。”这位记者也是搞笑来的,你问一个农村的大爷有什么用?当年日本侵华的时候,北方多少农民还不知道清朝皇帝早就被民国赶 走了?北方多少农民是国军来了给做饭,日本人来了还是给做饭?但你如果问中国近代以来最让中国人高兴的事是什么,不是清朝皇帝被赶走,第一件事是日本侵略 者投降,第二件事是某十年结束,官方美其名曰:粉碎四人帮。所以我们所能看到的是,中国人对日本的侵略的反思或者说仇日情绪为什么在某段时间停滞了?这是 一个值得玩味的问题。

    我们来中国的历史,但凡是有侵略意识的民族,我们汉族大多采取包容的态度,宋给金岁币,历代夺取天下的王朝 向来善待旧贵族,按照这个意识来说似乎不应该说 我们某段时间与日本友好而有什么异议,但我们现在已经迈入了现代化国家,走进了现代化世界,有些思维是应该进行改变的,否则单纯的搞儒家那套以直报怨,并 不能让日本人感受到中华文化的包容性,要知道日本人从唐朝就开始学习中华文化,人家这套玩的也是弓马娴熟,不仅仅学习了你最精粹的文化,同时将太监制完全 排除在学习之中,人家知道该学什么,不该学什么。所以你看小日本现在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他根本上不跟你讲什么儒家的仁义礼智信,这玩意不实在啊,尤其在一 个竞争力相当激烈地现代世界环境中。

    我没有批判儒家的仁义礼智信有问题,我只是想说明,你对待什么样的国家要有什么样的手段,而 不是为了短暂的两国友好利益而放弃民族所承受的历史伤害,中国人的意识观中,似乎永远是非此即彼的,如果友好,那么就不该研究南京大屠杀,因为不友好,所 以想起来应该去研究南京大屠杀了,但当时的人已经死的差不多了,手头的数据也少的可怜,三十万被屠杀的中国平民,只有一万多人有名有姓,你拿什么让日本人 服罪?

    所以1992年之前,媒体在报道日本时,着重强调“中日友好”,将日本民众与“一小撮”军国主义分子区分开来,把大多数日 本民众塑造成与中国民众一样的战争受害者。这就比较搞笑了,一小撮这个词原来也是不分国界的,但有个问题你需要考虑明白,我们对历史有多么的不尊重?袁腾 飞现在最被“左冷禅”们这些脑残们愤恨吧?不仅仅嘲弄了他们的暴君爷爷,还不断的批判中国的“郑智”不民主对吧?

    但按照愤青们对 日本的仇恨来说,袁腾飞在给他的学生讲侵华战争的时候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现在是可以学习这么多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尤其是南京大屠杀,我当年可没 有学到这些,那时候书本上根本就没有,这都是后来学的,当年咱们是友邦,一衣带水。曾经和我的老师研究一个课题,讨论德国和日本二战后的认罪态度,我们选 了德国总理威利·勃兰特在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下跪的照片,也选取了一张当时日本在位首相小泉纯一郎以日本首相的名义参拜靖国神社的照片,拿去审 核,老爷们说,这不行,小泉纯一郎是现任首相,这不能发出来,这会引起友邦惊诧,对两国邦交不好。”

    从袁腾飞这段课堂上的话,我 们是足以看出中国在面对历史研究的问题上,所保持的谨小慎微的态度,我们究竟在怕什么?我们究竟有多少仁义道德?如果因为当时友好就可以不研究,日后翻脸 就引导国民大骂特骂,这算不算一种满嘴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当然需要说明的一个问题是,我并不是不支持对日本的侵华史进行反思,而是我们要学会用怎 样的态度对日本的侵略史进行正视和研究,谩骂和仇视不能提供任何历史事件应该告诉我们的道理。即便官方再宣扬仇日,你真让中国人去搞个东京大屠杀,保证中 国人没几个敢去,也没几个下得去手,日本那群军人大多都是流浪武士,俗称倭寇,咱能跟他们一样毫无人性?

    所以有人评论说:“由于 近年影视题材被管制,所谓的“抗日神剧”是少有的可以自由发挥的题材空间,因此,大量“抗日神剧”频繁播出,占据了社会中、底层家庭的电视荧屏。”看到这 里,诸君是否可以理解为什么在军事专家眼中,一点不比儿童片强多少的抗日神剧可以霸占中国电视荧屏这么多年?乐此不疲,而且成年人中一大部分中年男人看得 津津有味?这既是中国与日本这些年好好坏坏的缘故,又是我们对中国电视题材的严格管控后,电视制作人迎逢审片老爷和普罗大众的功利心态,老爷们不用担“郑 智”责任,中国中年男人在高压力的社会负担中,同时又在极度不平等的职场中备受歧视后,回到家中看看抗日神剧,可以很好的将愤怒发泄给日本鬼子,不过唯一 不好的是,引起国人对日本的蔑视,从而无法想象人家比我们先进多少,因为人家在明治维新的时候就已经走过了我们目前所走的社会阶段——半封建、半资本时 代。

    所幸的是,到了我们90后这代,对抗日神剧已经彻底不感冒了,至少对于我而言,我绝对不会去看抗日神剧,即便是批判性地看看 苍老师是如何穿上衣服的,也不会去脑残一样的去看抗日神剧。对我而言,提起侵华战争,我不会单一的认为中国人如何无辜,我会去思考为什么我们会被打的这么 惨?从清末开始,到民国,我们从被皇帝奴役,到被帝国奴役,再到民国努力为中华民族的生存而浴血奋战,最终退出历史舞台,我们现在离我们需要的中国还有多 远?将来怎样才能让中国不再被欺负?未来中国人如何才不用一直处于无辜的角色?哪怕是被他人侵略,我们有足够的国家意志,有足够的国民意识,有足够的从装 备到民心可以誓死捍卫国家的动力?就这点而言,我似乎还未看到中国将来面对有可能的战争时,可以比民国时的中国强多少?我并不是瞎扯,而是通过我多年来对 中国社会的观察,在于我多年来一天天为中国社会所写的评论。

    根据外媒的一篇采访文章显示:“中国目前健在的慰安妇还有二十几名。 当官方不予重视时,是民间人士自发组织活动,以确保她们不会被遗忘。而随着中国与日本争夺亚洲主导地位,中国外交官开始不时发出严厉警告,让日本不要“忘 记历史教训”。但是在张先兔的卧室这样僻静的角落里,历史痕迹早已褪去。此时再来赋予这段尘封往事以新的意义,是否已为时过晚?”

    是 的,我们现在国家的发展已经不再是当年贫弱的中国,我们需要和日本竞争,暂且不提经济和郑智的差距,仅仅从历史态度上来说,我们正在进入一个历史研究的严 肃期,这是一个好的现象,但是我们留下来的证人还有多少?在日本投降后,我们的国土上又爆发了内战,跟着是新旗帜下的土地重新分配和郑智清洗运动,二战期 间的战争记录遭到严重破坏,慰安妇们为了嫁人和保护家族名声,隐瞒了她们的过往,甚至在民间还有鄙夷慰安妇的声音,这是中国自古以来就有的红颜祸水观念作 祟,就这一点而言,虽然民间也在积极努力,但官方常年淡薄对历史的研究,所导致的不仅仅是南京大屠杀,慰安妇等被侵略史无据可考,甚至还有一些思维不断蔓 延,认为得感谢日本人解放了中国人,让中国人有时间推翻了民国,中国目前各种思潮的糜烂,在侵华史这段中的漠视有着严重的影响。

    根 据相关数据现实:日军在朝鲜强征“慰安妇”约16万人,在中国强征约20万人。我们经常骂的韩国棒子,但在慰安妇的问题上,人家是怎么做的?韩国人也许总 是抢世界上的名人或抢中国的传统节日,但他们也在积极的抢屈辱的历史,人家在要求日本道歉的问题上不仅仅是空口白牙的喊,而是用实际的证据来一次次的和日 本打国际官司。根据相关信息显示:“1、在“慰安妇”制度的受害国中,韩国学者最早启动调查研究工作。2、韩国政府高度支持学界的研究,并成立“慰安妇” 问题调查组,发布详细调查报告。3、韩国朝野普遍坚持将历史正义放在经济索赔之前,并支持先由韩国政府出钱补偿慰安妇。4、韩国民间团体,为要求道歉、赔 偿,坚持在日本使馆外示威20多年。”

    在我们的学者们研究这些问题时,我不用去想,郑虎是不会提供任何相关的数据,毕竟友邦会惊 诧,同时也不会公开支持学者们去研究这么段历史,毕竟近代史一直是我们的历史研究禁区,更不必说去赔偿中国的慰安妇,她们所遭受的苦难也只能她们自己背 负,至于示威就算了,国内的愤青除了会砸同胞的车以外,再也没有是个人该做的事,他们才不会脑残的去砸日本驻华大使馆,特警可不是闹着玩的。那么我们的官 媒再宣扬怎样的仇日情绪,不从历史研究角度入手,只能导致暴民们砸自己同胞的车,砸同胞的公司,这他么典型的义和团暴民复苏。

    在 韩国坚持不懈中,日本低下了罪恶的头颅,这值得中国人兴奋吗?又值得中国某些御用文人们为主子兜脸面吗?美其名曰:“只不过是在国际社会和盟主美国的压力 下所采取的一种颇具功利色彩的应变举措?”被打脸了还能揉着脸说,这他么就是作秀,你是真的以为中国人全部都是脑残?郑虎在研究历史方面必须正视历史的态 度,从民族大义出发,积极鼓励历史学者们进行严肃的历史研究,不仅仅是日本侵华的历史,包括民国史,这些都是一个民族的记忆,一个民族前事不忘后事之师的 宝贵资料,想要不重蹈历史的覆辙,就要端正自己的历史态度,再扭扭捏捏做小女子状真的被打脸都不觉得脸疼了。

    我们离正视历史还有 很长一段距离,那么我们离正视现在还有多长的距离?日本是战败了,但是他们并非败于中国,我们在抗战历史中,无论是民国还是现任郑虎,没有一个不是在用拖 字诀和日本战斗,为什么?原因就在于日本这个小而霸的国家与当时大而弱的中国所必然产生的战争模式。蒋介石说,“以空间换时间”被现在一些国人谩骂是卖 国,消极抗战,脑子如果没抽的话都能够明白当时的中国是什么样的。某暴君不是也依葫芦画瓢说:“论持久战?”人家蒋光头在未开战前就提出了这种战争设想, 那时候谁是不断宣扬主动挑战的?谁不明白?

    我们与日本的多种差距,导致日本不服我们而服美帝,一些国人也是骂骂咧咧,日本是美帝 的走狗,那么为什么我们不能让日本成为我们的走狗?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也是国民意识思考不能逆向而产生的只懂得仇恨,不懂得超越。我们来看看战败后的日 本,能够将当时日本一年的生产总值的一半投入到教育中,试问现在的中国你敢吗?你不敢,儒家那套渔民思想依然适用现在,就这一点,无论经济还是郑智,你如 何去超越日本?让小日本臣服在你的脚下?而今我们在期盼什么?期盼一个法制国家、期盼一个廉洁郑虎,期盼一个诺贝尔奖大国,期盼一个大部分主流国家免签, 期待一个可以拥有多个世界一流大学的大国,期待一个食品安全、环境美好,高税收应具备的高社会福利国度。

    而可悲或者说可耻的是, 我们所期待的,人家日本很早就实现了,虽然日本实现后很不要脸的说自己不是亚洲国家,是欧美国家,但至少你需要了解的是,你要超越这个国家,给他一巴掌让 他可以对你点头哈腰说嗨,那么你至少应该从这些方面去赶超它,做到后它安敢不像伺候美帝一样的伺候中国?脑子多转几个圈,别只知道骂骂咧咧的,没求用。历 史不正是应该告诉你为什么你备受凌辱的吗?得出了答案你才能真正的雪耻。

    2015—11—30落笔于墨辩閣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