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以最卑劣的心,揣度灾民与民间组织
2013-04-23 21:33:06
  • 0
  • 0
  • 191
  • 0

导语:在此次雅安地震中,有些情况是不得不谈的,无论是同样是灾区的天全县只得到八顶帐篷,还是志愿者被阻挡门外,或是NGO被官员警惕,以及在网上遭到一些人卑劣的谩骂,这都是需要深入探讨下去的问题。

   听闻歪焦部说

   暂时不需要外援

   关于天全县,一群人很不客气的批天泉灾门要救援物资是吃国家的,不懂自救,是刁民。得,就这一天工夫,灾民就变刁民了。我们首先要分析要天泉灾民为何会栏救助车要物资,据新闻显示:震中的雅安与“孤岛”宝兴都上了电视,而且领导都前去视察,所以道路通顺的天全县并没有多少救助车前去,大多都去了雅安和宝兴等舆论聚焦地区。

   根据此新闻报道,我想有必要对那些以最卑劣的心去揣度天全县灾民的人说一声,请不要不知廉耻的说人家没有被震死就不错的话,真当你顶着爱国贼的牌坊裸奔会有人为你鼓掌?我们首先要闹明白一个问题,每天捐助都在进行,外交部也说暂时不需要外援介入,那么证明我们的援助物资没有问题,那么天全县为何只有八顶帐篷?为何天全县的灾民会得不到物资?再深入的说,你们可以说宝兴是“孤岛”所以不要援助,那么交通方便的天全县也是“孤岛”吗?

   如果说是捐助不够,那么我们拥有8000万党员,一人捐1元是8000万,按照现在党员特权们的标准一人捐一百不算多吧?那就是80亿,当然不需要外援,那至于让天全县灾民拦救助车吗?我很难想象他们在灾难中还有什么理由去搞你们所谓的打劫工作,他们至于如此没有良知?如果不是事出有因,何止如此呢?动不动呼吁大众捐款,普通公民捐的钱真的到达了这些地方吗?红花会还要告人们诽谤他,天全县得不到物资该不该去告红花会欺骗了他们呢?所以关键的问题在于,在高调宣称不需要外援时,能不能让灾民们至少有基本的生活保障?你别告诉我让他们自救,你让他们现在去种地也赶不上吃喝啊?满地废墟,你当石头能做饭吃?古人还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呢,你脑子怎么就这么石头呢?

   我们的执政理念与援救理念,不是领导指哪打哪,也不是媒体聚焦到哪就扑向哪,关键的问题在于整体能够兼顾,四川没有分哪一块不是中国的,四川人也没有分哪个地区的不是中国人,请不要因为灾民们被遗忘而拦援助车就死咬着人家是强盗,我想这么去揣度的人应当在天灾面前还有心情去当强盗吧!

   我们需要感谢网络,感谢网络不会遗忘那些被遗忘的灾难区,当我们发现被我们遗忘的灾难区,请不要再去苛责他们,也不要再去拿阴谋论去揣度什么,如果你看不惯请闭嘴,红花会还忙着摆摊收捐款顾不上,领导们也没顾上,但志愿者与民间组织会去做该做的事!当然又有人要说了,那为什么志愿者与民间组织没去呢?我想,我们应该去想想我们的报道为何会一窝蜂的聚焦在一个地方,却很难能全面的去报道灾情?总之谈再多都是扯,关键的问题是如果不缺物资,请及时援助天全县灾民,不要再去拍砖头。

   被谩骂的志愿者

   请不要再将善良泯灭

   关于志愿者的问题,无论是国务院的话,还是不少阴谋论者的话,都指向一个方向,志愿者从光荣沦落为帮倒忙的位置。我想对于四川,每个人的记忆都很深刻,因为上次大地震才离我们几年而已,不乏有上次前去援助过的志愿者,不乏有上次被援救的人此次加入志愿者的队伍,也不乏有对上次四川大地震记忆犹新在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中以为此次大地震不比上次带来的伤害小,总归他们都加入了救援的队伍。

   你可以说他们不专业,你可以说他们帮倒忙,你也可以说他们好心办坏事,但请不要出口辱骂他们中大学生是为了要个抗灾的履历,去做志愿者的都是心里阴暗……在某些人的嘴下:大学生是为了履历,而且一定是最垃圾的大学生,因为名牌大学谁来?不是大学生的都是在社会上不得意的人,有好工作的人谁会来做志愿者?是傻子?对于这些人嘴下的话,我着实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怎样的一副嘴脸,你难道不知道能够去做志愿者的大多是生活条件富足点的?一个生活条件贫瘠的,他有路费去做志愿者吗?你要乞丐去做志愿者,他还求你做他的志愿者呢!退一步说即便是垃圾大学是学生怎么了?难道就不能去做志愿者了?垃圾大学难道就没有青协吗?你们脑子里除了明哲保身,还要拉着别人和你们一样卑劣,岂非千年王八乎?

   希望那些骂志愿者的人,如果你去了灾区,你才有资格这么说,如果你没有去,请闭上你的臭嘴,这个社会需要的不是你们这群吆三喝四的败类。当然也希望政府不要动不动就责备这些志愿者帮倒忙,关键问题是你有过几次大灾难演戏?我听说台湾经常有这样的灾难逃生与志愿者援助演习,我们呢?我们又没有演习,又一个劲的去敲打志愿者,难道这个国家只需要军队就足够了?大的方面也许军队的爆发力是足够的,那么小的方面,被遗忘的方面,志愿者的灵动性你们又能达到吗?我们的社会不是哪个群体的社会,是每一位充满良知的国人的社会,没有人有资格去泯灭谁的良知与善良,如果你觉得存在问题,请你在和平中加强这方面的锻炼,并积极鼓励志愿者团队,调动更多人的积极性参与志愿者团队,而不是一味的撵人与不屑,有种打压的味道弥漫。

   当然了,听说私人预言地震都是有罪的,我想这些志愿者没有被说是有罪的要算大幸的。但务必要明白的是,我们的社会需要这些志愿者,中国人含有良知古风的人已经越来越少,请不要再不在意这些人,他们始终是中国的中流砥柱!当然可能存在有投机者,但能够在灾难面前去做投机者,我想应该也是少之又少的!投机者大多是懦弱的,大抵如此!

   民间慈善组织不是敌人

   不和其他组织接触寒了谁的心?

   对于官员警惕民间组织,一直是一个让我很纳闷的问题,私有制向来被一些人敌视,我想这部分人大概不太明白秦国之所以强大恰恰是因为有了私有制,虽然依然是专制。向往公有制的人,大多是在那个谁画的神话中飘摇着,这可以理解,毕竟有人想走向现代社会,有人想回到树上当猴,是人各有志,不可强求呀!

   但官员对民间组织警惕着就有点让我不理解了,首先这民间组织是不是中国人组织的?毫无疑问,NGO这个团队无疑是红花会被全民鄙视时最好的替代组织,而雅安的一位村支书竟然不顾灾民缺乏帐篷的问题,厚颜无耻的说什么有需要就向乡政府申请,等民政局协调,不会主动和NGO接触,又打着党的旗号说不能和其他组织接触。这不得不让人们猜想,是否是说除了D以外其他组织就都不是中国人了?可你们才区区8000万,我十二亿2000万国人就不能有自己的组织了?这是慈善组织,你怕什么?又不是什么什么组织,有什么可怕的呢?这一度让我不解,而这位村官的说法,总让我感觉有点高级黑的味道,你这不是说我D小鸡肚肠呢?我想马屁这次是要拍到马蹄上的。

   如果有些官员想拍马屁,请自己拍,不要拉着其他普通公民当自己拍马屁的筹码,如果你不想接受援助,请靠边站,跟那些大骂四川人不应该靠国家,应该靠自救的人站在一块,他们需要你这样的牌坊。那么请其他灾民去领援助物资,你又有什么资格用老旧的观念决定别人的行为?

   我们的社会需要民间慈善组织,国民党那么坏,还有一个提起来大名鼎鼎的民间慈善组织,我们D这么好,却连一个提得起来的民间慈善组织都没,有了就被抵制,红花会这个会是扶不起来的阿斗,你看不明白啊?如今我们是有民间慈善组织帮助,还缺乏物资,如果没有,那又该有多少灾民无法安顿呢?拒绝外援也就算了,内援也不要,真当自己救世主啊?如果真的是,直接预测地震不完了?关键你们还说近年来不会有大地震,你这不是让早已负数的公信力更加更加负数了?尔等意欲何为呢?

   结语:对于灾民,请不要再去苛责,他们没有你幸福;对于志愿者,请不要去谩骂,你没有他们勇敢;对于NGO,请不要去警惕,他们也许比你更关注我们的社会!在天灾面前,请不要再耍什么心眼,很可憎!最后祝福雅安!

   2013-4-23落笔于墨辩阁

   版权声明

   版权所有:墨黑文字欢迎转载,但敬请务必在标题前标明作者并给出原文链接,否则侵权必究,谢谢。

   墨黑纸白新浪认证微博:http://weibo.com/moheizhibai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